北欧百科

广告

萨米人的文化有哪些特点?

2010-12-24 11:31:38 本文行家:newsyoung

萨米(The Sami)和因纽特一样,是欧洲最后的土著民族,大约有7万5千人生活在挪威、瑞典、芬兰北部以及克拉半岛。挪威有4万多人,瑞典有1万5千到2万5千人,俄罗斯有2千人,芬兰有7千人。萨米人以前为游牧民族,他们

        萨米人以前为游牧民族,他们狩猎野鹿,在荒原间捕鱼和采集野果,在和暖季节则贩卖肉类、皮衣与自家特制工艺品。但芬兰境内的萨米人愈来愈多地开始农业生活,渐渐地他们比其它北欧国家的萨米人更安定地驻扎下来。萨米人的深蓝捆红彩花边的传统衣饰、精美毛皮制品和小刀、皮鼓等工艺,今日已被人们认定为最能代表北方极地的独特色彩。萨米人搭建的锥型蓬帐,饲养驯鹿的优良技术,原始的语言都成为旅行者争相一睹的。 

萨米人和驯鹿萨米人和驯鹿

萨米人的语言和聚居地


        语言是民族的证明。萨米语和芬兰语同属 Finn-乌戈尔语系,但两种语言却完全不同。现代的萨米语大致可分为3类。主要的语言是北萨米语和山岳萨米语,其比率占他们全人口的70%。在芬兰生活的萨米总人口的约三分之一是以萨米语为母语的。现在在芬兰全国,约有600个学生通过萨米语接受教育。初等教育能够接受萨米语授课始于20世纪后半。1992年在公共机关使用萨米语的权利得到认可。萨米议会将萨米人定义为“本人将自己看作萨米人,把萨米语当作母语学习的人”、或者“父母或祖父母中的一方是以萨米语为母语的人”(在瑞典也可是曾祖父母中的一方)。这样,萨米的语言并不只是作为日常交流的一种工具,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民族的证明。 
  
        芬兰的萨米人约有 7 千人,他们分散地居住在北极圈内拉普兰地区。集结成较大村落及社区的,主要在东拉普兰的萨利色尔卡 (Saariselka) 一带。萨城北面二十多公里的伊瓦洛(Ivalo)是芬兰其中一个重要社区,那儿的 Skolt 萨米人旧时本住在俄国境内,如今迁入芬兰,却拥有与该地传统迥异的方言以至民间服饰。 
  
        游客假若要寻访最精彩的萨米村,一定要经过伊瓦洛,再向西北多走 39 公里 到伊纳里 (Inari) 。这著名的萨米文化“代言人”,建有详尽展示萨米人历史和资料的 Siida 萨米博物馆 (Saamelaismuseo) ,并画满萨米人图画的萨米教堂。虽然该处崇拜萨米人改信的基督教,但礼仪间仍采用地道萨米语。伊纳里西面 14 公里 ,亦有正宗萨米人经营的驯鹿场,每逢夏季的中午,农场都举办公开的游览项目。 
  

萨米的信仰


        萨米人既信仰“誓多”,也信仰基督教,现在的萨米人大多属于基督教卢塔派,这是由于16世纪基督教广泛传播的结果。萨米人的巫术(宗教原始形态之一,信仰世界上所有的事物都有灵魂和精神存在)被认为是邪教而遭到了灭绝。巫术信仰寄宿于被称做“誓多”的神圣的场所(奇石、湖泊、山谷、绝壁等)的精灵的力量,他们向精灵献上供品(驯鹿骨、角、所有的动物、金、银、日用品),祈求维持安稳的生活。    

民族服装


        民族服装依地区的不同而不同,它标志着出生地和社会地位的不同(例如:男子皮带的扣、帽带的位置、女子靴子的装饰情况等)。现在只在正式的场合才穿民族服装,因此游客可以认为它和日本的“和服”处于同样的位置。 

萨米歌曲


        萨米的歌曲是在和精灵交流时才唱的。古代宗教的主流巫术(原始宗教之一,信奉祷告师根据神灵附体而做预言和宣告)认为,祷告师为了和神灵交流而处于忘我状态时,要击鼓歌唱。萨米歌曲都是即兴表现自己的心情和目睹的事物,旋律和节奏本身就是表现主题的核心,唱词的作用大多是用几个简单的单词来补充旋律要表达的意思。歌唱对萨米人来说并不是人人都会的,特别是将声音用得象乐器一样,那可以说只是具备那种才能的人的一种特技。现在为了传承已经开始消亡的萨米人的传统文化,一些教育场所在教授萨米歌曲。最近还出现了利用乐器伴奏演唱萨米歌曲,并且出现了世界著名的歌手。 
  

萨米的传统工艺


       萨米的传统工艺,都是在自然生活中发展起来的。传统的萨米手工艺品是用木头、骨、角、毛皮、革、真珠、铃、丝绣、花边织物、布制品等制作而成。过去的生活必需品全都要靠自己的手用纯自然的材料制作。(例如为缝制革的线就使用了驯鹿的阿肌里腱。)为了把材料加工成产品,需要很多道工序和很长的时间。熟皮的作业在冬季进行,到了太阳光照亮手的春季才开始缝制,一切按照自然界的安排进行。制作的产品或作日用品使用、或作土特产品卖掉。    

萨米的纪念日


2月6日 萨米节,为纪念1917年第一次南北联合的萨米全体会议。 
3月下旬 玛利亚节,庆祝萨米传统的春的来临。 
6月中旬 仲夏节 
8月15日 萨米的旗帜纪念日,1986年举行萨米会议时,确定了萨米的旗帜。 
赛鹿节:每年3月,拉普兰人都要在北部最大的湖泊伊纳里湖上举办一年一度传统民间节日——赛鹿节。“驯鹿王之赛”是最精彩的赛事,选手需驾驶未经训练驯鹿行驶 2 公里,只有经验非常丰富的选手才可以跑完全程。驯鹿养殖场大多是由萨米人经营的,在参观驯鹿的同时可以请他的主人讲解一下萨米人的生活和文化。 
  
      另外,萨米人还可以为游客举行一场地道的进入北极圈的欢迎仪式——为游客解除烦恼;净化心灵;获得重生。

萨米人的文化

古代

  自新石器时代就有人居住在斯堪地纳维亚半岛的大部分地区, 并以猎人、收集者及捕鱼为生; 有距今一万年前的挖掘出土物为证, 如: 被火燃烧过的区块或箭矢尖端, 已有人在北挪威地区, 找到距今约有六千年的古老的山崖壁画, 这文化的垦荒区域由北延伸至南斯堪的纳维亚半岛, 并到达苏俄的白海。 考古学者找到约西元前一千五百年至西元後三百年的石棉陶器, 这足以解释萨米文化的特征, 也发现捕兽陷阱, 并以这完整的捕兽陷阱系统捕获驯鹿和驼鹿。西元前555年, 古希腊历史学家Prokopios提到一个名为Skrithfinoi的民族, 应为萨米人。

中世纪

  中世纪开始了维京人的时代, 他们对萨米人产生重要的影响, 此时的有三分之二的萨米人居住在斯堪地纳维亚平原地区, 在他们的小说中看见: 两民族间不断有著冲突。 之後, 萨米人与维京人进行交易, 以动物毛皮、兽皮换取盐, 以贵金属换得饰品制造及金属刀片; 同时开始与欧陆北部的旅人进行贸易, 这样的关系在萨米人的社会里, 产生了文化冲击, 从一支石器时代就存在的落後民族, 在自己的社会中发展出一套货币系统, 他们的货币称为Tjoervie。 在中世纪, 萨米人被邻近的强大民族征服了, 14世纪时, 发生于挪威与苏俄城市间关于对萨米人徵税的纠纷。西元1326年, 徵税权在协定中被定约两造所划分, 而萨米人则必须缴交税赋给双方。 16世纪初,萨米人分为三支:a) 农民萨米人—生活范围在挪威南部往北至Troms郡南方,多数人务农;b) 靠海萨米人—定居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北部与东部,靠捕鱼及打猎维生;c) 游牧萨米人—居住于山上与挪威北部(Finnmarksvidda)地区,他们是塞米诺族印地安人,也是典型的游牧民族,而大规模的驯鹿养殖最早应是在西元1540年左右。 中世纪末时, 萨米人并非如大部分欧洲地区一样开始了启蒙运动, 反而是穿越了国界, 进行有系统地开垦与征服它地。

近代


  这时後的萨米人经由基督教信仰的教化, 被列入封建国家的一部份, 故1603年于拉布兰建立了第一座教堂。 1635年在Nasafjäll挖了一处铁矿坑, 而萨米人被强迫要在矿坑工作, 若有人敢违反, 则会被施以酷刑, 因此有许多人想逃出这一区域, 政府当局则派出军队阻挡「劳力的外移」。   1673年正式开始殖民今日的拉布兰地区, 政府派出移民垦荒者到萨米人居住区域, 并赋予垦荒者权力使用萨米人的土地及水流, 甚至要求萨米原住民交还其使用权; 因这群垦荒者无节制的狩猎, 动物数量迅速地减少, 甚至造成部分的萨米人粮食短缺与饥饿。而基督教化造成极端化: 这些不愿改变宗教, 仍坚持信奉自己原宗教的萨米人, 遭到死刑处置, 甚至虔诚信奉萨米人宗教的地区也遭摧毁。 1720-1729年有一部份的萨米人迁徙至瑞典国王命令的特定区域。1751年经国王的决定, 建立了关于拉布兰的法律, 透过这法律划分了垦荒者与萨米原住民的狩猎权。 1755年有了新约圣经的萨米语译本, 1811为旧约圣经的译本。 1809年之後开始了萨米人的艰辛时期, 芬兰与挪威的北部疆界确定, 自1852年起对萨米人产生了负面的影响: 因发生在国界的宗教战争, 使国家疆界关闭, 也就是说: 萨米人赖以维生的驯鹿群被中断了, 导致他们的粮食困乏。 
 
  与1860-1920年间尝试订定法律或法规来影响改善萨米人的处境, 然而也免除了许多对于後来的垦荒者限制法律。在1917年与1918年展开了首届萨米会议(德文:Sámi –Konferenzen), 确定萨米人为正式的少数民族。有些人想从之前的宿命挣脱, 融入瑞典或挪威的社会中, 或是饲养驯鹿赚点外快。 1952年在瑞典有第一家专给萨米人收听的广播节目; 直到70年代, 在挪威展开了「挪威化」, 首先将萨米语认可为一种语言。 1986年发生车诺比核能电厂事故, 有73,000只驯鹿于瑞典受到放射线伤害, 萨米人因此失去了重要的营养来源, 纵使政府承诺答应补偿, 但他们所得的远不及需要的。 80年代在挪威成立了萨米人的权力委员会与文化委员会, 一个萨米人的国会(称为Samething)由权力委员会组成, 并最後在1989年选出代表。而1933年在瑞典亦由萨米人选出国会代表。1997年, 挪威国王哈拉尔五世公开致词, 他对于从前对待萨米人民族的方式歉意。 2000年萨米人的国家基础拥有七千五百万挪威克朗(相当于一千万欧元), 这必须运用在强化萨米语及文化方面, 以及因镇压所造成的伤害与不公平的赔偿。

参考资料:
[1] 西祠胡同http://www.xici.net/d66118086.htm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